欢迎访问北京真味餐饮有限公司!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全国服务热线:

13901115842

您的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常见问题 >

常见问题

这部少女堕胎的电影,撕开了社会伪善的面纱!

来源:互联网 发布时间:2020-04-24 10:15

这是一部太平缓克制的电影了,从头到尾都在用情绪波澜不大的语气叙述着一场窘迫的出逃。《从不,很少,有时,总是》聚焦于女性堕胎的社会问题,女主人公秋在17岁意外怀孕,不想让家人知道的她想选择堕胎,

但是由于她所在的小镇上人们思想保守,反对堕胎,所以秋与表姐斯凯勒一起出走小镇,前往纽约堕胎。在这样简单的情节中,这个社会上女性生存空间的一角被揭开,现实的残酷给每个身处其中的人都留下烙印,这个电影给出了思考的空间,也将侵犯与压迫变成镜头语言之下的反抗。

在电影伊始的晚会上,秋背着吉他唱歌,歌词关于年轻女孩的爱和迷茫,台下有人大喊“荡妇(slut)”。在这样的声音过去之后,表演完的秋能从父亲那里得到的并非安慰、夸奖,而是充满敌意的质问“为什么要每天摆着臭脸?”。没有人关心一个女孩被言语侮辱以后该怎么办,能怎么办,除了泼那个侮辱她的人一杯水以外,还有没有反抗的办法。甚至没有人觉得,喊秋“荡妇”,是一个错误的行为。

去诊所检查以后,秋被告知已经怀孕10周,负责检查的和蔼老奶奶看出她有要堕胎的意思,告诉求:“你会是一个好母亲”并且让她观看了描述堕胎可怕的教育视频。没有人关心未成年的女孩为什么会意外怀孕,她要如何承担这种后果,她能不能、想不想承担养育一个孩子的责任,似乎只有生下孩子才是重要的。

在地铁上的秋和斯凯勒遇到正要对她们实施性侵犯的陌生男人,她们只能赶快拎起自己的行李离开地铁,给陌生男人竖起中指表示不满,但除此之外,似乎也不能说什么。她们只能被充满恶意的侵犯驱逐,任由更多的生存空间被挤占。

这样无力的年轻女孩们并不只有秋和斯凯勒。在秋进行堕胎手术前的一天,斯凯勒为了能借到一些钱回家,不惜牺牲自己的尊严找到曾经在大巴上与她搭讪的男生表示好感,男生的目的性也非常明显,他支开秋,借口取钱与斯凯勒单独离开,在地铁站的一面墙之后,他们违心地亲吻,秋在墙的另一侧悄悄拉住她朋友的手指,用最安静、也是最无奈的方式表示支持。

这种相互支撑的微弱力量对于侵犯者来说不值一提,但是对于被强迫的女孩而言,却能打消掉她的不安和畏惧。对于全世界范围内的很多女性来说,生存空间的狭窄是普遍性问题,身边存在频发的侵犯,和应对措施缺乏的现状,很多时候,在受到冒犯时只能选择隐忍。

秋是沉默的,性格中的内向和沉默让她在面对怀孕这件事的时候选择了尽量瞒住,对家人和朋友都从没有讲过,在检查结果出来以后,她用回形针刺破皮肤,带上鼻钉表示对生活的一点点反抗。秋并不清楚到底应该怎么办,只能用拳头将小腹锤得淤青以希望能流产,但是这样缺乏科学知识的做法,除了让她的身体受到更多折磨以外,没有任何作用。

《从不、很少、有时、总是》,在乍一看见这个名称时会产生莫名其妙的感觉,但是在电影进行到一个小时左右的时候,这个绕口的名字得到了解释。

在秋选择堕胎之前,一个负责检查的社工对秋的伴侣关系进行了询问,问题从“在过去的一年里,你的伴侣是否拒绝使用避孕套”到“是否有人强迫你发生性行为”,需要回答“从不、很少、有时、总是”。秋从一开始能自如地应答到最后泣不成声,从回答中,我们可以窥见,秋的怀孕很可能来自于一场被强迫的性行为,或许来源于伴侣也或许来源于某个陌生人。

性暴力给秋带来的后果是意外怀孕的身体伤害和他人无法真正理解的心理创伤,社工温柔但是程式化的询问到底是冷漠的,她会逼问每一个前来堕胎的女孩并且可以提供一定程度上的心理支持,但是对于个体来说,这种短暂的关心是与“堕胎”行为相关的,而在“大难临头”之前,没有人告诉她们该怎么办。

17岁的秋缺乏的也是这个世界上无数未成年女孩缺乏的:性教育和情感支持。在“美柚”社区曾有无数未成年女孩发帖表示困扰:意外怀孕该怎么办。很多人甚至不清楚发生怀孕意味着什么就在家人的要求之下生下孩子或者背负着耻辱感不知所措。

很多女孩并非自愿发生关系,对于她们来说:什么是“性暴力”这个问题非常陌生,但是身边的危险和威胁却不会因为这些女孩的无知被改变。很多人的两性关系中因为被“喜欢”、“爱情”等词汇裹挟,没有认清对方的要求是不合理的。

在《房思琪的初恋乐园》中房思琪在受到老师李国华的侵犯以后告诉自己“要爱上老师,不然太痛苦了”。在无数的案例中,被侵犯的女性需要将“侵犯行为”赋予“爱情意义”,只有这样才能缓解一些痛苦、才能自欺欺人地将伤害“合理化”。

但是在需要用身体承担责任时,她们“爱上”的伴侣又处于缺位状态,终究只是一方为此付出代价。或许最需要的并不是告知她们堕胎的危害、意外怀孕的羞耻,而是告诉这样无知的女孩们,“非强迫”的必须性,只有双方都清醒非强迫,清楚并不是有“爱”存在就可以为所欲为,才是终止伤害的根源办法。

即使这部电影很温和,没有对政治现象的明显抨击,但是其背后反映的堕胎问题却是现代女性难以回避的政治议题。

很多宗教主导的国家中,反对堕胎的力量非常强大,天主教国家爱尔兰直到2018年才废止了堕胎禁令,而美国在上世纪79年代以前,也仅有纽约等较为开放的地区对堕胎没有过多限制,1973年的“罗诉韦德案”为女性争取到拥有一定限制的堕胎权。

但是三十余年以后,美国的各个州又在重新签署严苛的堕胎限制法案,比如阿拉巴马州禁止任何情况下进行堕胎,即使是女性在被性侵犯的情况下怀孕,也不能终止妊娠。

电影中的女主秋所在的宾夕法尼亚州也是较为保守的地区之一,她为了堕胎需要坐大巴去相邻的纽约州,但即使是在那里,也有一些诊所限定了只能在怀孕10周以内堕胎。

秋不敢将自己的经历跟除了表姐斯凯勒以外的人分享,因为她知道,在她家乡那样保守的地方,所有人都会劝她、要求她将孩子生下来,这样一来,自己身体的主权就交由他人来判断,舆论和法律的限制让她的生命被掌握在有话语权的“他者”身上,而这个“他者”根本没有切实体会到秋的处境和被压迫的无力,甚至有可能这个“他者”就是给秋带来伤害的人。

堕胎看似是“婴儿的生命权”和“女性对身体的掌控权”之间的斗争和伦理问题,是保守主义和女性解放两种观念之间的辩论,但是在ZZ舞台上,不过是筹码和利益交换而已,

为了取得某一方拥有实际权力的人的支持,选择用女性身体的自由和生存空间作为代价,进行ZZ宣传。如果没有更多人关注合法堕胎的权益,或许在电影《四月三周两天》之间出现的无数女性为了秘密堕胎而牺牲尊严的可悲而令人愤怒的场景会重新上演。

导演在采访中曾经提到:“我不想要拍绚丽的电影,我想要观众真实感觉这些女孩独特的背景”,她显然成功做到了这一点。《从不,很少,有时,总是》中的女孩让观众看见她们的经历,体会她们的情绪,感知她们遇到的困难,从女性视角看见堕胎、性暴力等社会议题的沉重。

Copyright © 2002-2020 北京真味餐饮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京ICP备1103258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