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北京真味餐饮有限公司!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全国服务热线:

13901115842

您的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常见问题 >

常见问题

杨代平任上诸事不顺 江门农商行净利增速下滑屡屡遭罚

来源:互联网 发布时间:2020-08-17 16:39

  【事件概述】

  5月14日,ST云维(600725.SH)公告称,近日公司收到江门中院的执行裁定书,其解除冻结银行账户的复议申请被驳回,目前公司银行账户仍处于被冻结状态。2019年12月,ST云维因涉债务重整导致其银行账户被江门农村商业银行(以下简称“江门农商行”)申请司法冻结,涉案金额约5000万元。

  时代商学院注意到,除了上述债务纠纷外,2018年9月开业至今,短短一年半左右的时间,江门农商行就连吃三张罚单且被罚金额较大。公开资料显示,2019年,江门农商行因原新会农商行和原融和农商行的违法违规行为三次被银保监会公开处罚,被罚金额合计110万元,案由包括贷款业务、理财投资业务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

  江门农商行由原新会农商行和原融和农商行合并而成,2018年9月获得监管的开业批复,当月月底正式挂牌开业。

  虽然资产规模已达千亿,但江门农商行的资产和利润增长情况难言理想,合并后的协同效应并不明显。2019年末,该行资产总额较2018年末仅增加24亿元,同比增速仅2.33%;净利润为13.01亿元,同比增速为5.77%,较2018年下降4.25个百分点;关注类贷款占比高达6.81%,远超可比同行。

  时代商学院注意到,虽然江门农商行2019年资产规模和净利润小幅增长,但其员工薪酬增长显著。

  【分析解读】

  一、开业一年半屡受罚,合规风险暴露隐患

  江门农商行由原江门新会农村商业银行(以下简称“新会农商行”)与原江门融和农村商业银行(以下简称“融和农商行”)合并组建成立,于2018年9月30日正式挂牌开业,是广东省首家由城区农商行合并组建的银行机构。杨代平、王溢健分别担任董事长、行长职务,其中,杨代平2016年底从佛山南海农商行调任新会农商行,担任董事长一职,后兼任江门农商行筹建小组副组长。

  然而,开业不久,江门农商行就诸事不顺,一年内三次被监管机构公开处罚。

  2019年2月,江门农商行就连吃两张罚单,案由是原新会农商行和融和农商行的理财投资业务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违反了《中国银监会办公厅关于加强农村合作金融机构资金业务监管的通知》和《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相关条例。

  同年12月,江门农商行再次遭银保监会公开处罚,案由是原融和农商行贷款业务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银行法》等法律法规。

  三次处罚合计罚款110万元,处罚金额较大,相关管理责任人亦被予以警告。

  需要注意的是,该行的一笔颇受资本市场关注的债务纠纷,亦或与其经营不审慎有关。

  2019年12月,上市公司ST云维公告称,因涉诉重整债务,公司的银行账户被江门农商行申请司法冻结,涉案金额约5000万元。5月14日,ST云维发布公告称,近日公司收到江门中院的执行裁定书,其解除冻结银行账户的复议申请被驳回,目前公司银行账户仍处于被冻结状态。

  时代商学院认为,作为从事资金融通的机构,银行业金融机构应该审慎经营,使其从事业务的性质、规模及承担的风险水平与其风险管理能力相匹配,将风险控制在可承受的范围内。而江门农商行却在开业后一年半内三次因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遭监管机构重罚,尤其是贷款业务和理财投资业务这两类高风险业务严重违规,凸显其内控制度存缺失。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李雄辉和朱雪飞因工作调动辞去执行董事职务,并被免去副行长职务。李雄辉、朱雪飞曾任新会农商行副行长,江门农商行成立后,出任执行董事、副行长。

  2019年12月,银保监会批复同意谭庆彬的副行长任职资格,至此,江门农商行的副行长仍有四名。

  江门农商行开业至今仅一年半左右,但在杨代平、王溢健等高管的治理下,即遭遇多项违规事件的麻烦。在经过一年多的磨合后,江门农商行的内控及业务经营模式的整合效果如何,仍待观察。

  二、净利增速下降,员工薪酬大增

  3月31日,江门农商行披露了2019年报。时代商学院发现,合并后的江门农商行资产和利润增长情况难言理想。

  年报显示,2017—2019年末,江门农商行的资产总额分别为978亿元、1026亿元、1050亿元(注:2017年末为合并前原新会农商行和原融和农商行的合计数,下同),其中,2019年末资产总额较2018年末仅增加24亿元,同比增速仅2.33%;同期利润总额分别为15.16亿元、15.16亿元、16.2亿元,其中,2018年利润总额增长为零,2019年略有改善。2019年,江门农商行的净利润为13.01亿元,同比增速为5.77%,较2018年下降4.25个百分点。

  对比上市农商行,2019年,常熟银行(601128.SH)的资产总额同比增速为10.88%,净利润同比增速为19.87%;广州农商银行(01551.HK)资产总额同比增速为17.14%,净利润同比增速为15.79%。显然,无论是资产总额还是净利润,江门农商行的同比增速均远远落后于同行。

  不过,虽然江门农商行2019年资产规模和净利润小幅增长,但其员工薪酬增长显著。财报数据显示,该行当年“支付给职工以及为职工支付的现金”高达6.8亿元,若与2016年、2017年合并前的新会农商行的3.32亿元、3.4亿元相比,均翻了一番。

  2018年第四季度,江门农商行“支付给职工以及为职工支付的现金”为1.38亿元。若以此为平均值,江门农商行2018年该笔现金为5.53亿元。与此相比较,江门农商行2019年“支付给职工以及为职工支付的现金”大增23%,远超过该行的资产增速和净利润增速。

   不过,江门农商行的资本较为充足,或为未来业务拓展奠定良好基础。

  2019年末,江门农商行的资本充足率为18.09%,较2018年末提升0.15个百分点;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均为16.99%,较2018年末提升0.3个百分点。

  三、不良实现双降,但关注类占比高企

  近年来,受宏观经济下行和环保政策趋严影响,江门当地制造业受到较大冲击,一些中小型企业出现经营困难。此外,江门一些房地产企业由于过度投资,资金周转困难,对银行资产质量造成一定负面影响。

  江门农商行合并组建前,得益于当地市、区两级政府的支持以及原两家农商行采取较为有效的大额风险贷款化解措施,其不良余额和不良率均有所下降。合并后,江门农商行加大力度压降和处置不良贷款,不良贷款余额下降较快。

  2019年末,江门农商行的不良贷款为5.06亿元,同比减少2.4亿元;不良贷款率为1.03%,同比下降0.68个百分点,不良贷款金额和占比实现双降。

  不过,其关注类贷款占比较高,远超同行。

  2019年末,江门农商行的关注类贷款为33.4亿元,较2018年末增加6.23亿元;占比为6.81%,同比上升0.58个百分点。

  对比A股上市农商行,2019年末,常熟银行的关注类贷款占比为1.55%,同比下降0.52个百分点;紫金银行的关注类贷款占比为1.75%,同比下降0.01个百分点。

  

  可以看出,江门农商行的关注类贷款占比是可比同行的4倍左右,且变动趋势与之背离。

  时代商学院认为,关注类贷款比重的攀升意味着未来该行将可能有更多贷款向下迁徙为不良贷款,叠加今年一季度疫情影响,其后期风险暴露的概率大增。

  值得一提的是,江门农商行逾期1年以上的贷款占比从2018年末的0.56%上升至2019年末的0.84%,金额也从2018年末的2.42亿元增加至2019年末的4.11亿元。

  此外,时代商学院注意到,机电、食品、电子信息、纺织服饰、造纸及纸制品、精细化工为江门市六大传统支柱产业,其产值占全市工业总产值比重达七成以上。而江门农商行的贷款行业则主要集中在制造业、批发和零售业、房地产业,2019年末,这三大行业的贷款占比分别为25.12%、11.6%、9.69%,占比合计超46%。

  时代商学院认为,江门农商行贷款行业集中度较高,不利于信用风险的分散。

  中诚信国际2019年11月发布对江门农商行的信用评级报告提及,该行展期、借新还旧和续贷占比较高,房地产行业风险敞口较大,且客户集中度较高,未来宏观经济下行风险依然存在,该行资产质量仍面临一定的下行压力。

  

  (编辑:王欣宇)

Copyright © 2002-2020 北京真味餐饮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京ICP备1103258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