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北京真味餐饮有限公司!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全国服务热线:

13901115842

您的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资讯 >

行业资讯

商标“暴富神话”与抢标灰产

来源:互联网 发布时间:2020-04-16 10:17

疫情防控期间,国家知识产权局对于首批63件进入实质审查阶段与疫情相关的“火神山”“雷神山”“钟南山”等商标注册申请,依法作出驳回决定。3月3日被驳回的63件商标注册申请,包括27件“火神山”、24件“雷神山”、3件“钟南山”、3件“方舱”等商标注册申请,涉及41个申请人。4月10日,营口东璧企业策划有限公司在2月12日申请注册“李兰娟”商标事件被媒体曝出,引发舆论关注。近年来,各种商标抢注奇葩事件一直没有中断,更早的如“赵本杉”牌衬衫、“潘·石屹panshiyi”牌殡葬用品、“泻停封”牌止泻药、“克林顿”牌安全套等等,各种奇思异想、剑走偏锋,有的已沦为笑谈。甚至国家知识产权局的图形Logo也被物流企业申请注册商标,当然,最后均被驳回。那么,究竟是谁在剑走偏锋?背后又有哪些猫腻?A

商标注册火爆的背后,既有千元注册转手卖百万、千万甚至号称估值上亿的“暴富神话”,也不乏操控商标抢注囤积而最后沦为笑谈的“投机取巧”,环绕其中的是规模不可小视的商标注册灰产。借助名人名事、新闻热点来抢注商标,在某些人眼里,成为一条“捷径”。早在2005年,商标界爆出新闻,与著名笑星赵本山名字谐音的“赵本衫”商标被北京一家公司注册成功,并要价1000万元向国内服装生产企业推荐。针对此事,赵本山的经纪人表示无法理解,称这纯属“投机取巧”。2005年9月,据《新快报》报道,“克林顿”“莱温斯基”被广州一公司注册成安全套商标。广州有关部门认为此举不妥、应当停止。但当事人回应,这两个词只是外国的两个普遍的姓氏,而非名字,北京一商家表示愿出1000万购买该商标。2006年1月,据中新网报道,福建李姓男子申请注册“中央一套”为避孕套商标,涉及的商品包括避孕套、非化学避孕用具等10种。新闻曝出时商标还在审查中,当时有记者咨询可否买下该商标,还未通过审核的李某起初开价3万,随后改口“少于40万免谈”。媒体报道后,央视表示不知情、震惊,但随后又有人跟风,将“中央一套”申请注册塑料、种子、肥料、食品、服装、箱包等类型商标。在抢注商标者以颇具“恶搞”意味的方式走进人们视线之后,近年来人们又被抢注者突破底线的“创意”搅动情绪。2015 年,有媒体报道“潘·石屹panshiyi”被注册成殡葬用品商标。潘石屹本人在微博公开抗议。同是2015年,据《南方都市报》报道,与国家知识产权局局徽十分相似的图形Logo被一家物流公司申请商标,并且通过商标局审核后进入初步审定公告阶段。根据《商标法》,如果为期三个月的公示期没有收到异议,该商标将被宣布注册成功。这也意味着,商标局专业审查人员此前并未看出异样,任其通过了初审,直至公告阶段才被公众发现。当然,该商标申请最终被驳回,因为根据规定,与国家机关相同或相似的标志不得作为商标使用。今年以来,除了“火神山烤鱼”商标被申请抢注外,在中国商标网,“瑞德西韦”“方舱”等疫情热词,均被申请商标注册。为此,多家媒体撰文痛斥这些行为触底人心道德。B

热词被“拼手速”抢注,只是巨大利益链的冰山一角。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李俊慧表示,商标注册申请适用“申请在先”和“使用在先”原则,简单说,越早提出申请,越可能被核准。因此,很多人或机构“热衷”的商标抢注,有的是正当权利保护,有的则是出于谋利。事实上,在商标注册市场,一直有一“标”暴富的“神话”,并被人认为“抢注商标比买彩票中奖还赚钱”。2006年,据中国经营网报道,北京侯姓工程师花费千元注册了“莫言醉”白酒商标,2012年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莫言醉”商标被知名白酒企业以1000万元收购。2010年7月,据央视披露,江苏无锡一家体育用品企业女老板在电视里首次看到华人球员林书豪,惊为天人,随后花4460元注册“林书豪”商标。两年后,“林书豪”被美国福布斯杂志评估价值约1亿元人民币。不过,在国家商标局官网查询可见,无锡老板最早申请的“林书豪”,其商标申请状态已是“无效”,而2010年至2017年,一共有315个“林书豪”注册申请。据多家媒体报道,2015年《花千骨》热播,酒企老板俞某偶然看到“洪荒之力”,便在10月份以1300元申请注册“洪荒之力”商标,随后有400余人、企业跟风申请注册,类目五花八门。2016年奥运会上,傅园慧一句“我已经用了洪荒之力了”又让这个词火了,4天内又有200余人申请“洪荒之力”商标。据《河南商报》报道,直到2016年11月14日,俞某才拿到工商总局核准注册的商标证书。2017年,俞某注册的“洪荒之力”商标以100万元售出。转手之间,涨了768倍。广东省知识产权研究会理事、南粤商标事务所所长余飞峰表示,从动机和环境而言,商标(品牌/名称)本身蕴藏的无形价值,是恶意抢注日渐增多的诱因;而商标注册取得制和先申请原则,则为商标抢注行为提供了得以存在的制度基础。就商标先申请制度而言,本身就包含着对先行注册商标行为的鼓励,其仅排除对于公共利益和其他民事主体权利的侵害。这些年,商标抢注、转让动辄数十万、上百万、千万甚至估值上亿的新闻,让这种不用动手、躺着挣钱的“生意经”不断被神化。加之商标注册代理行业不断扩增,商标注册费从千余元降至数百元,商标囤积也逐渐白热化。C

2019年12月20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举办的打击恶意注册审查实务宣讲会披露,中国商标申请量连续17年世界第一。中国有效商标注册量占世界商标总量的40%。2019年前11个月,中国商标注册申请量已达712.1万件。中国累计有效注册商标量达2478万件,平均每4.9个市场主体拥有1个注册商标。“商标抢注和囤积行为,是个由来已久难以根治的社会问题,近些年愈演愈烈。”北京知识产权研究会商标专业委员会委员、超凡合伙人、商标专业总监杨静安说,公众对商标这一无形资产的价值认识有偏差,实际上商标注册并不产生价值,一些“天价商标转让”客观上刺激了投机者。此外,商标注册费用从1200元逐步降至300元,各地出政策扶持奖励商标注册,这些本来是好事,但客观上为商标抢注囤积职业人群降低了成本,有人就是愿意花300万注册1万个商标,觉得怎么都能碰到运气赚大钱,比投资房产回报率高。奔着“天价商标”而去,全国各地涌现职业商标抢注人、抢注团、炒标者。而商标注册代理行业也良莠不齐,甚至有人一个门面一张桌子就能支开 一个“商标代理门店”、“皮包公司”,有的商标代理机构实际上是“二手中介”赚差价。此外,在商标注册市场,除了抢标中介,还有专门依附于注册商标本身的“吸食者”。根据《商标法》规定,“不以使用为目的”“侵害他人在先权利”和“可能造成不良影响”等诸多情形都可能构成恶意抢注。对于恶意抢注的整治及商标注册市场的规范,一直是行业关注重点。遭受恶意抢注的品牌,往往会拿起法律武器维权到底。北京知识产权研究会商标专业委员会委员杨静安分析,一个人一天就能申请注册几千上万件商标,面对汹涌的商标恶意抢注,除了受害者事后采取法律手段维权,管理部门也应在商标注册申请时严把审查关,以有效减少此类侵权行为的发生。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李俊慧认为,商标注册申请环节引入技术手段进行风险规避,应该说基本机制是有的,只是,很多限制情形很难穷尽,因此,还需要申请人、代理机构以及商标注册审查机构等在各自环节共同努力,才能最大程度遏制恶意商标注册或抢注行为。据澎湃新闻、国家知识产权局网站

新闻资讯

联系我们

QQ:17193806

手机:13901115842

电话:(010)63763456

邮箱:admin@faazf.cn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管庄路

Copyright © 2002-2020 北京真味餐饮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京ICP备110325852号-1